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银魂】[银高] 永久幸福论者(中)

根据群里讨论的 废柴教师和好学生和不良少年和不良少奶奶(X 开的脑洞

坂田银八×高杉晋作(非历史),坂田银时×高杉晋助

请不要怀疑这是一篇银高文,没-有-反攻情节。

OK?    ┏ (゜ω゜)=☞

———————————————————————————————

“等……等下啊,我们现在剧情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银八慌慌张张的往后退去,绯红的瞳孔惊恐的望着慢慢逼近的高杉,一时不查小腿撞上床沿,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床上,“我们刚刚不是还很温馨的吗,现在怎么一下子就突进午夜剧场了?冷静点啊高杉君,现在可是只有八点钟哦,如果现在就切到午夜剧场可是会被广大群众严重投诉的啊!”

“啊啊无所谓啦那些事,现在我们所在的可是被我独家赞助的特殊频道哦,除了我本人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能观赏的特殊频道,所以你担心的根本不会发生,银八桑。而且刚刚不是你先跳戏到色情环节的吗?”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银八仰撑在床上继续往后退,原本还算机灵的大脑此刻就像年久失修的机器似得一转一卡,整个人就靠着所谓大人的自制力来支撑已经摇摇欲坠的理智线。

不可以冲动啊坂田银八!虽然心上人罗衫半解不扑很是奇葩,但是别忘了对方可是重病患者啊,这种时候要是管不好自己的小兄弟那可就真的要变禽兽了。

头顶上方的水晶吊灯透出冷色调的白光,把高杉本就没多少血色的脸颊衬得更加苍白,银八的视线顺之下滑,单薄的胸膛,纤瘦的腰肢,腕骨突出几乎只包着一层皮,但就算如此形容憔悴也无损那人的魅力,反而在原本的强势冶艳上多添了一抹病弱的美感。

让人想要压倒他,扯破他的衣服,看他高傲的脸上浮现出羞耻的红晕。那长年不见天日的皮肤光洁细白犹如牛奶布丁,只要稍加吸吮就能留下红印,一双足踝细的仿佛单手就能擒住。

向来强势惯了的人一旦显露出柔弱的一面,比起惹人怜惜,更多的却是激起旁人的征服欲。真想就这么把他按在床上办了啊,明明自己一直在努力地忍耐着,在可以紧紧拥抱的时候牵起他的手,在可以肆意深吻的时候蜻蜓点水,明明想自暴自弃的递上家门钥匙可临了却变成了约会的邀请函……

不是没有幻想过对方明明耻的浑身发抖,却不由自主的哀求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的艳丽姿态。

但是不可以,本就是有着先天不足,结果之前高杉晋助重伤手术时又作为唯一的血亲提供了配血。身高170cm,体重却直接跌破45kg的人坐在那里时,仿佛下一秒就会跌碎成一堆白骨。

身体搞成这样,他敢抱吗?谁敢啊!每次一见面,比起情侣间的渴望,他的担心都快要满溢出来了噢。

左手抵住正在不断逼近的高杉,银八吞了口口水,右手拇指的指甲狠狠掐住食指上的皮肤,以求唤回正在跳闸的理智。

看着满脸困惑的高杉,银八只觉得内心的火烧的愈发旺盛。他整个人退到床头,背靠着光滑却泛着凉意的木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不做,银桑我不做,你别过来。”

“别害羞嘛,孩子们都出去了,家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高杉偏了偏头,碧眸中水光潋滟,考虑到银八的性子,他刻意压柔了嗓音循循善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哟,哪怕是像威胁小晋那样把我绑起来弄哭……”

顺着大敞的领口可以一路顺着肌理看下去,锁骨、胸膛、腰腹……银八倒抽一口气,把视线从对方胸前的粉嫩撕离,忍耐的抿紧了唇。

从高杉的角度看来,银八就像是被强迫的小媳妇死的宁死不从,凌乱的银发遮住他的神色,薄唇有着不耐的弧度。

“坂田银八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祖宗你又想到哪里去了?”银八闻言一脸崩溃,“银桑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病床上虚弱的容色、露出袖口的细腕、哪怕是夏天也冰凉的肢体温度。从对方高傲不可一世的冷笑,到细心吹凉甜粥喂给弟弟的宠溺,再到故意抢走自己甜食的骄矜。他喜欢他啊,从第一次见面时就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连自己的心都丢了。

——坂田桑,敢和我打个赌么?  手持烟杆的对方笑的艳丽,春末夏初的熏风中夹杂着微微甜香,吹起他过长的紫色刘海,让他可以窥见那人溢满绝对自信的翠绿单眸。

赌?赌什么?银桑我已经没什么可以输给你的东西了。你如果还有什么看中的,直接拿就好了。

明明是那么的希望能握住对方的手,最后也只是抓乱头发尴尬一笑,午后的阳光那么明媚,照的人连两颊都开始发烫。

在想问对方过几天有没有空的时候变成了高杉同学最近逃课有点多。

在想要邀请对方喝杯咖啡的时候脱口而出只对甜食感兴趣。

在台风预警的时候,明明是邀请留宿的好时机,却变成了送对方回家。

想说的话那么那么多,最后能表现出来的却只有傻笑,这也算是属于大人的不坦率吧。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我都脱成这样了你还不上!”高杉也快被他逼出火气来了。

“你、不、要、过、来!你再逼我我可就要跑了!”

“你跑啊!你有本事就跑啊!”简直是败给他了,高杉一边恨恨的想着,一边活动了下手脚。

“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了!我真的会叫的!”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搭理你!今天就让你知道家里做主的到底是谁!”

索性不和他废话了,本来是想着好歹是第一次,应该给双方都留下一个美满的回忆才好,现在……呵呵。

高杉不再客气,直接利索的一脚踢开床边的拖鞋爬了上去。

 

银八翻身跃起,侧身避开对方就往门口冲去。为了迎合主人体虚不能受寒又不爱穿鞋的任性,管家只好在大部分地板上都铺就地毯,卧室里自然也不例外。

柔软的毛毯细密温暖,就算光脚踩在上面也不会打滑,银八不再管被踢远的拖鞋,一口咬碎还没化完棒棒糖,塑料棒随口吐掉。

高杉家的房屋是典型的和式居所,虽然其间也为了生活和安全的需要而改造了多次,但主要结构却是相当的曲折复杂。从高杉的主卧出去,然后直接跳窗的话可以更快的到院子里,如果没记错的话廊后的那一片小树林尽头有一段矮墙可以直接翻出去——之前银时就是从这里翻进来找高杉的。

他成功了吗?

当然没有,坂田银时能进来找高杉晋助是主人家对弟弟的退让,而这次高杉晋作是真火了。

眼看紧闭的门扉就在眼前,银八心里还没升腾起喜悦,就感到肩膀上突然一凉。

“跑那么快,你要去哪里啊?”高杉右手死死扣住银八的肩膀,左腿前踏阻住银八前进的去势,脸上笑颜如花,“不妨和我说说啊,我陪你一起。”

银八左手猛的隔开高杉的桎梏,反身就欲抽身退开,高杉下意识的追去,却是整个人一歪,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

比他自己反应更快的,是银八伸手扶住他的动作,那握在自己左腕的手掌散发着滚烫的温度。

好喜欢,所以,不能让他逃开。

左手翻卷扣住银八的左腕,避开银八附在背后的右手,高杉右手抵住银八左肘迫使它弯屈,同时顺势向上一托,同时身形左转绕到银八身侧,松右手,左手猛地一扯一拧,整个人就往银八身上靠去,迫使银八单膝跪地。右手下劈在银八左肩,突如其来的关节剧痛成功制止了银八的挣扎。

“高杉你何必呢。”低垂的头发遮住的表情,只听到低沉而忍耐的叹息。仗着高杉不可能真的下手,银八刻意错身一抬,只听关节呻吟,高杉不得不心疼的松手。

事情到了这一步双方都拿出了誓不罢休的气势,单论力气自然是银八更盛一筹,他反手一甩就意图把人往床上摔,而高杉怎会让他如愿,身体右转,左腿干脆一伸一勾,直接让银八下盘不稳踉踉跄跄的向前扑去。

人在重心不稳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试图抓住身边的东西的。高杉看着银八伸出的左手,冷静的想着。

反正只要遇到这个该死的天然卷,就会变得诸事不顺!

抱着这种堪称自暴自弃的想法,高杉伸出右手握住银八伸出的左手,虚虚上掠然后死死攥住左臂,左脚前迈阻住银八前扑的身体,左手从银八的右腋下穿过,反手搂过银八的后腰。

明明是那么花好月圆的良辰,明明之前都那么的浓情蜜意,为什么……

紫色的发丝挡住碧眸中的喷薄的怒火,高杉右脚顺势后插半步,双膝未曲,臀部抵住了银八的小腹。在感受到身后的炙热后,神色瞬间从愤怒变的有几分微妙。

这不是挺有感觉的嘛,为什么会演变成全武行。

“等……等等高杉你要干什么?!”

低头、弓腰、双腿蹬伸一气呵成,银八瞬间被扔了出去,砸在床上。感谢上帝,这床真软。高杉用一个漂亮的背摔回答了银八的问题。

随意甩甩弄乱的紫发,高杉愉悦的笑了起来,从容的走向被摔懵在床上的银八。

 

现在是 9:00P.M. ,已经是大人们的娱乐时间了。

 

所以,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被摔懵在床榻间的坂田银八慌乱的思考着这个问题,说是思考,倒不如说大脑已是一片空白,只剩这个问题盘旋其中了。

视野内天花板上的图案被扭曲成无序的线条,眼前铺开的黑色像被顽皮孩童打翻的墨汁晕染出奇诡的形状,后背传来的痛楚让银八一时之间只能仰躺在床上任人宰割。

他费劲的伸手揉了揉自己发晕的后脑,努力看向门口的方向。

高杉认真的检查了门扉,又伸手调节了室内的灯光,冷白转为暖黄,亮度也随之降低。大概是一番活动后为防着凉,高杉随意罩了件外衣,他看不清他隐于背光的神情,只能从那人的虚拢在披挂中背影读出介于恼怒无奈与轻松愉悦的复杂情绪。

现在呈现的局势,让银八感觉如坠梦中。

他……原来竟也抱有如此期待么。高杉晋作总是从容的近乎冷淡,纵然他总是喜欢用鲜妍的衣饰来装扮自己,那双似弯未弯的碧眸深处却是毫无波动的漠然。

很多时候,当自己已经被情欲所撩拨,满心的羞涩酸甜,转头却看到相方握着烟杆平静的看着自己,无论对方脸上的笑容多么温婉,都是很打击人的事情啊!至少每次银八看到这样的高杉都是一阵泄气。

高杉晋作似乎从来没有失态的时候,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一副有条不紊、胜券在握的姿态,并不是说他不够温柔,而是这种体贴总让人觉得有点微妙。他唯一能见到高杉晋作与往常不同表现的时候,是在高杉家兄弟俩共处的时刻,凝视着弟弟的高杉,眸子里是几乎要溢出来的明媚温柔。

虽然不至于吃醋到小舅子身上去,但是银八总觉得自己心底就像开了个不知满足的大洞。

他真的喜欢我吗?他对待我的态度如此淡定、毫无波澜,平静的令我开始自我质疑。

有寒风在那个空洞中呼啸,拉扯出酸涩的滋味,而每当银八陷入这种自我怀疑又自我鄙夷的怪圈时,高杉总是用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强势粉碎他的多想。

会生气的、会撒娇的、会把不喜欢吃的东西挑到他碗里,会任性的对他发脾气,会在恶趣味得逞时璨然一笑的,属于坂田银八的高杉晋作。虽然这么想可能很失礼,但银桑我、真的很想看到高杉君为我失去冷静的样子啊。

似是注意到了他的注视,高杉勾起了唇角,转身向他走来。离开了阴影的碧眸中不再蒙着故作的柔顺,就好像审视着无处可逃的猎物一般,露出了掠夺者的笑意。

银时看着这样的高杉,只觉得无名的饥渴在腹内翻腾,他咽了口口水,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在高杉的注视下停止了眩晕,全身的注意力高度集中,高杉的脚步并不算快,他的背上却分泌出了薄汗,呼吸浅的几乎暂停,他觉得自己脸上热的发烫,身体却如坠入冰窟般肌肉紧绷。

嗒……嗒……嗒……

明明是落地无声的步伐,却在银八的耳中形成了幻觉。那身红衣因为刚刚的缠斗而松散开来,裸露出白皙圆润的削肩,外衣随意的挂在肘部,下摆随着步伐在小腿处荡开飘逸的弧线。银八无心欣赏这无心的艳景。他屈起手肘,挣扎着撑起了上身,朱红的瞳全身贯注地盯着对方,心里默默测算着双方的距离。

他们谁也没出声打破凝固的静谧。

试探。

揣测。

怀疑。

争执。

言归于好。

看着近在眼前的独眼青年,银发男人突兀的卸去劲力,他懒洋洋地靠坐在床头,任由对方爬到他身上,对脖子里戏弄的手指视而不见。

高杉的右手指尖按压在银八的喉结处,抚摸玩弄的动作只换来对方纵容的笑。所以他也跟着笑了起来,满心的阴郁之火就这么悄然而熄,他双手捧住银八的脸颊——上面的胡渣早就被刮得干干净净,低下头。

他们开始接吻,高杉喉间低低的轻笑被银八直接吞下,舌头与舌头接触的地方仿佛有电流窜过,带来酥酥麻麻的快感。啧啧的水声从他们唇间透出,高杉的手揪住银八的衣襟。

就像两头争夺空气的野兽。明明外界有更加充分的氧气,可宁愿让原来还算温和的亲吻变得越来越激烈,也不愿放开对方。

感受到越发稀薄的空气,闭合的独眸微微张开一线,正撞进一片暖红色的汪洋。

还真是固执的人啊。品尝着丰润的口感,高杉的唇齿近乎撕咬,却又在对方吃痛的瑟缩后温情地舔弄伤处的小口子。

甜甜的,血的味道。

面对高杉的进攻,银八的选择一如既往是消极防卫。反正,只要他高兴就好啦。银八模模糊糊地想着。

近在咫尺的相似的水果香气,那是刚刚沐浴乳的味道,蔓延在口中的草莓甜腻,那是刚刚才吃掉的糖果。

甜蜜的,温柔的,渴望的,被满足的。

只要我有的,都是你的。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犯规呢,反抗我啊,不反抗的话我可是会做出很过分的事情的啊。高杉的右手顺着银八身体的曲线抚摸而下,然后悄然摸入银八身后的枕头下。

“不逃了?”

“逃不掉啊,银桑我不是早就被你套牢了么。看你还有力气放倒我就知道你身体恢复的不错了,摔的我好痛啊高杉君。”

听着对方半真半假的委屈抱怨,高杉笑容更盛。他原本搂在银八腰间的左手轻掠上衣,安抚的拍了拍刚刚率先着床的背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银八的右手。

什么鬼?银八一惊,可惜刚刚还沉溺在情欲中的大脑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觉得左手腕一凉就被一股力量扯了起来,只听“咔”的一声被扣住的右手也锁了进去。

被高杉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的是一副手铐。精铁打制,光洁平滑,无棱无角。

“喂喂,高杉你床上为什么会藏着这种东西?难不成早在银桑我来之前你就已经计划好要玩SM的把戏了吗?!”

“哼,你猜啊~”

顺势将手铐拉高的高杉愉悦的哼笑,三下两下便解开了银八的浴袍。常年锻炼的腹肌进步结实,有着肉眼可见的分明轮廓,麦色的肌肤上蒙着薄汗,在灯光的照射下染开满满的色气。

而这些都是我的。全部,都已经是我的了。高杉毫不迟疑地把银八的腰带缠在手铐双环间的锁链上,然后又把腰带从另一头绑在了床柱上。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剪定事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