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银魂】[银高] 永久幸福论者(上)

根据群里讨论的坂田家兄弟VS高杉家兄弟开的脑洞

坂田银八×高杉晋作(非历史),坂田银时×高杉晋助

因为感觉下文银八的形象就要保不住了,所以还是断在这里吧。

OK?    ┏ (゜ω゜)=☞

———————————————————————————————

温热的水流冲在身上,坂田银八在自己银色卷发上搓出一层层的泡沫,内心无比的纠结。

适逢难得的假日,晚上还有着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自家不省心的小鬼早从上周就开始计划着要拐高杉家的小子一起出去玩,为此甚至翻出了好多年不曾穿过的浴衣。为了不让自家弟弟到时候穿着短了一截的浴衣出去丢人现眼,银八只好特地买了同色的布料去把那件浴衣改长。

不过说起来,银时也到了这样的年级了啊,之前看他在班级里和高杉打打闹闹的样子还以为两个人的关系有多糟糕,结果后来居然变得如胶似漆起来。

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了,是从高杉晋助受伤开始的。

 

那是四月时的事情了,不过是个寻常的晚上,就算兄弟俩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银八和银时往往也不是一同回家的。有的时候是银八有要处理的教学事务而在办公室多留一段时间,更多的时候是银时要去打工所以才会晚归。坂田夫妇在银时年幼时就因为一场空难过世了,当时大学刚刚毕业的银八只好承担起照料幼弟的责任。

一开始的确很辛苦,所幸银时非常的懂事,明明以前还是会缠着父母讨要草莓蛋糕的幼稚小鬼,但真到了兄弟二人相依为命的时候却不哭也不闹,被人欺负了就打回去,受了伤也偷偷处理好不告诉自己,因为是未成年人不能正大光明的出去找工作,就干脆不断的更换打工的地点做临时短工,所以最难熬的那段日子也就这么挺了过来。

因为归家时间不统一,所以坂田家一向是谁先到家谁准备晚饭,虽说大多数时候都是银八做好晚饭温在炉子上等银时回来,但那天也确实太晚了一点。

太阳都已经彻底西沉,春末的寒风还带着几分料峭,就在银八想着这孩子不会掉沟里了吧准备换衣服出去找找的时候,家里的门被打开,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跌进来,让银八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不可能不担心的吧,那天失魂落魄回到家的银时身上血迹斑斑,整个人倚靠在玄关门口的矮柜旁,嘴唇颤抖着。

“我没事……真的没事,有事的是高杉,不不不、他现在也没事了,真的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去忙吧。”

一如既往的什么都不说,银八也在确认的确没受伤后把孩子劝去了浴室。事后才从银时嘴里撬出真相来,和以往一样遇到了不良团伙,本来以为能轻松搞定却没料到对方手里竟然带了真枪,千钧一发之际高杉一把摁倒了银时才避开了子弹。

赤手空拳挡子弹?又不是动作电影!高杉和银时只好掉头就跑,仗着对地形的熟悉硬是甩掉了身后的追踪,也不是毫发无伤,不过中彩的都是高杉,三发子弹,两颗直接穿透肢体留下两个血窟窿,一颗擦过左眼皮血流如注,该说不愧是黑道巨头高杉家的少爷吗,受了这样的伤还能拖着银时成功逃逸。

而银时身上的血都是后来抱着做过紧急止血的高杉冲去医院时留下的,虽然两个孩子都是浑身狼狈,但和直接送进手术室的高杉晋助相比,身上只有擦伤的坂田银时简直可以用如有神助来形容了。

“不是这样的银八,如果不是高杉的话,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应该是我。”洗完澡捧着热可可的银时打破了沉默,“我啊,当时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只想着该怎么活下去,其实我很害怕啊,但身边有那个小不点我怎么能露怯。”

“比起被追上会被怎么杀死,首先思考的是怎么带着高杉逃脱,有意思。”银八挑了挑眉,“那现在安全了,高杉也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你再想想自己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我……我不知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银发少年低着头,看不清神色,“我只是觉得那个家伙不应该栽在这里,开什么玩笑……那种裹着纱布躺在床上装睡美人的样子一点也不适合他,明明直到昨天我们还在吵架!”透明的玻璃被渐渐攥紧,“那个家伙只要精神奕奕的和我斗嘴就可以了,明明是个会因为被我抢了蛋卷而发脾气的小不点究竟在趁什么能。”

——我想保护他,这份不知何时升起的心情,只要一想到他躺在病床上缠满绷带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的心就会疼痛欲裂。

    “这些话他知道吗?”银八开口。

“诶?”

“去告诉他吧,亲自去说,把你的心情全都告诉他。”银八伸手揉了揉弟弟的卷毛,“诶呀诶呀,高杉家的地址是在哪里呢?果然还是让银桑先去探探路好了,你小子就给我呆家里等消息养伤。”

该说果然是患难见真情吗,本来朦朦胧胧的窗户纸竟然一下子就被捅破了。

那就去告诉他,你喜欢他的这份心情。

 

非常顺理成章的,连一向迟钝的坂田银时都开了窍,那天生一颗玲珑心的高杉晋助没道理装无知,小两口光速走到了一起,等高杉重返课堂时已经到了闪光秀瞎人眼的地步了。

这次的夏日祭也是,现在两个人大概正亲亲热热的手挽手逛摊位等烟火吧。银八一边想着出门前整个人兴致高涨的高杉晋助和盯着高杉身上绣有可爱猫咪纹的浴衣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银时,一边利索的冲掉身上的泡沫。

高杉晋助极其喜爱祭典和烟火不玩到半夜不可能收手,而银时肯定会陪着他疯闹,所以现在偌大的家里除去高杉家的仆从恐怕只剩下两个大人了。

是的,高杉家。

说什么自家可爱的弟弟被糟糕的天然卷拐走了,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会非常寂寞,难道不是在像银桑撒娇要陪吗?!然后听了邀请就毫不犹豫冲过来的自己也显得非常的非常的犯贱呢……

银八开始仔细的搓洗身体,没办法外面有一个非常挑剔洁癖的“大麻烦”在等着他,如果不好好打理好自己的话绝对、绝对会被罚睡客厅的。虽然说高杉家的客厅也非常的舒适,无论是柔软的布艺沙发还是铺满地面的精致地毯都是难得的高级品,但如果好不容易可以和心上人共处一室,却因为自己身上味道不够讨人喜欢而被打发去睡客厅未免也太可悲了一点吧。

从洗发水到沐浴露全是被指定了的牌子,就连泡澡的香精也是特定的口味,所幸刷牙用的牙膏还是银八喜爱的草莓味,仔仔细细地把每一颗牙刷的闪亮亮,银色的卷毛也用吹风机吹到干爽,确保自己身上绝对没有什么可以被恶意挑刺的地方。当然,虽然银八如此用心的收拾自己,但他也明白自己今晚估计是没啥福♂利的。就算是已经同意交往了的现在,高杉家的现任掌权人也依然是一朵难以亲近的高岭之花,顶着压迫的气场与之对话就已经费尽心力,更别提是肆意轻薄极尽狎昵。就算是银桑抛开脸皮求亲近,也经常会被直接一脚踹开。

那么这么冷漠的高杉晋作为什么会特地叫坂田银八过来睡觉呢?在满浴室清新的柚香中,坂田银八随意的系好白底云纹的睡袍腰带。大概就是因为银八整个人暖暖的对于天生血液循环不良的高杉来说是非常理想的抱枕吧。

怀抱着这种想法,银八对着镜子戴上眼镜,挂着无奈的笑容走出了浴室。

 

现在是8:00 P.M.

 

“高杉,我已经洗好了,我们可以睡……”

打开卧室的门,银八脸上的无奈早已转成了温柔,但待他一看清室内的景象,表情“刷——”的变成空白,后退三步,“嗙——”地关上了门。

等等哪里不对吧?!绝对是我晚上梦做多了的幻觉吧?冷静、冷静下坂田银八,要相信自己,再去开一次门。

银八在内心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又一次打开了门,室内的景象确实有所变化,因为那个人原本愉悦的笑意已经被不耐烦取代了,薄唇紧抿,犀利的碧眸睨着银八,“你在搞什么啊?还不快关门进来。”

啧,银八在门口略一踌躇,咬牙关门向他走了过去。

 

时间倒回两个小时前  6:00 P.M.

 

“那么我走啦,哥哥。”高杉晋助穿好木屐,抚平衣摆处的褶皱,回身看向门口,和他有着极为相似容貌的青年身形单薄,皮肤是常年不见日光的苍白,紫底金蝶的浴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半长的刘海遮住缠了绷带的左眼。

“真的不要紧么?你一个人在家,”高杉晋助看着对方状似羸弱的样子,不放心的回走几步,握住青年的手,“啊……好冰,这么大夏天的居然还那么冷,你快回去啦,身体本来就不好。”

被软言慰问的青年回握住少年的手,细细摩挲一番后开口:“无碍的,家里还有仆从在呢,倒是你,别让那位‘白夜叉’等急了才好。”

“什么鬼?不过是打倒了些不良份子被随意取的绰号罢了,我还被人叫做修罗呢。看你这样子我还是不去了吧,反正我和银时什么时候聚都可以……”

“不,”高杉晋作抬手帮弟弟理了理领口,又顺了顺那柔软的紫色短发,“到手的东西如果不好好爱惜就会损毁,我不记得教过你肆意浪费。去玩吧,与其在这里担心那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好好把握这次的夏日祭。”紫发青年的唇角勾起微妙的笑意,“我可不是需要被你担心的存在啊。”

看着哥哥意味深长的笑容,高杉晋助瞬间秒懂,“又是银八那个家伙嘛……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啊明明只是个糟糕的色情大叔。”

不甘心的喃喃自语没逃过对方灵敏的耳朵,未点燃的烟斗头直接砸上了额头,高杉晋作的笑容又温柔的几分。

“啊痛!”

“你可以消失了小晋,我会记得帮你准备红豆饭的。”

身穿黑色浴衣的紫发少年小跑着奔向不远处的路灯,银发寡言的蓝衣人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绯红的双眼却透露出温柔的笑意。他牵过紫发少年的手,并肩走向祭典摊位的方向。

 

 

 

 

现在是7:30 P.M. ,距离祭典开始已经一个半小时,坂田银八在不久前遵照邀请前来高杉宅陪主人家度过愉快的晚餐时间。

 

高杉晋作侧卧在松软的被褥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上面反复的绣纹,白皙纤长的小腿毫不在意的从艳红的色无地中裸露出来,蹭在柔软的毛毯间。

浴室里水声淋漓,磨砂的玻璃隐隐透出人形。高杉抬起手指虚虚的描绘着那黑蒙蒙的阴影,有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比一清二楚更加容易勾起幻想。

他在干什么呢,浴室里自己所喜爱的洗漱用品有被好好使用吗。水温34℃会烫吗,浴室里门窗紧闭会感觉太闷吗,草莓味的牙膏是自己散步时随手丢进购物车的才不是特地挑选的。

高杉闭上眼,水声停了。

拖鞋踩在浴室的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放置衣物毛巾的篮子距离淋浴处稍有一段距离所以他需要走过去,没关系的,刚洗浴完的浴室很暖,就算赤身裸体也不用担心感冒。白色的毛巾展开包裹住那人的身体,一点点的吸干残留的水珠,然后被随手扔到一旁。然后那人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啊那很正常,因为他压根没准备四角裤。在漫长的沉默后是衣物被抖开的声响,白色的浴衣和那人的银发很配,会穿好吗,不会吧,大概也就是随意的一扎就去刷牙了。那个人明明已经老大不小的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喜欢草莓牛奶,不过自己也并不讨厌那种甜味。

不可以哦,我不接受衣衫不整的男人随便进出我的卧室,所以一定要好好穿衣服才可以。

听到衣结被抽开的声响,高杉简直忍不住在床上笑成一团,能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腰带也被重新系好。意外的乖呢,那么稍微给点奖励也不是不可以。

门被打开,从床上撑坐而起的高杉似笑非笑的循声望去,幽绿对上暗红。

 

现在是8:00 P.M. ,窗外隐约可听见喧哗声,远处的天空被烟火渲染出瑰丽的色彩。

 

“你在搞什么?还不快关门进来。”一席红衣的美人单手撑在床榻上,腰带半系半松,从衣间裸露出的大片腿部肌肤几乎要晃花银八的眼,乳白的灯光洒下也仿佛是为他披上虚幻的薄纱。

银八眨眨眼,内心苦笑,努力告诫自己别想多了,高杉未必是自己想的意思。

“怎么就这么躺着?衣服也不穿好。”他故作淡定的走进房间,随手捞起放置在矮桌上的遥控器确认空调的温度,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因为某人的身体问题也不能太过贪凉了。

耳畔响起悉悉索索的声响,银八还没回身就感到一个温凉的身体贴了上来。“怎么了?”大概是被对方此刻依赖的姿态所感染,银八放轻了嗓音,用自己宽厚的手掌包裹住对方细瘦的手。

高杉感受着对方温暖的体温,把脸埋在银八背后的浴衣里,喉间溢出模糊含混的叹息。

“银八,你总是让我觉得很温暖。”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虽然不知道高杉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可爱”,但银八还是转身搂过他,牵着他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明明是夏天,”银八摩挲着高杉的指掌,念念叨叨,“要不还是把空调关了吧,你……”

唠叨话语被青年突然凑近的身姿打断,高杉翻身偎进银八怀里。

    太……太近了……

柔软的紫发蹭在自己的下巴处,温热的呼吸扑在颈项,只要低头就能看到对方的笑容。银八抱着高杉缩在自己怀里的身体,不禁有点僵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小兄弟不要太给力。

而高杉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不自在,还刻意换了几个姿势,一双玉臂从袖管中伸出,直接环上银八的脖子,粉色的菱唇一张一合隐约可见洁白的贝齿和粉色的舌……

“银八?”

“……啊、啊?”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绿眸中浮出怀疑的神色,高杉微微颦眉,“你最近怎么恍恍惚惚的。”

“那还不是怪高杉君的风姿太过摄人,银桑我光是看着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油嘴滑舌。”

紫发青年抽身退开,缩膝将双足搁置在银八怀里,末了又觉得不过瘾,一把脱了足袜随手甩开,直接把赤足踩在银八的肚子上。

“嘶……好暖。”高杉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银八无奈一笑,把手附在高杉的脚上。没办法,这家伙自幼就血液循环不良,导致肢端发冷,如今一有机会就把自己当暖手宝使唤。

“张嘴。”

银八照做,糖果的甜味在舌尖散开,垂目一看,高杉的手里还捏着棒棒糖的塑料纸,看上面的图案……“特地卖给我的草莓味?”

“美的你!我给自己买的,少自作多情。”

被这般吐槽银八也不生气,继续当人体暖炉。不过这家伙的脚好滑啊,银八的手指忍不住抚过脚背,引得高杉一颤。还冰冰凉凉的,有如玉石一般细腻,让人忍不住把玩。

仿佛被这温凉细密的触感蛊惑一般,银八不由自主的抬起高杉的赤足,低头印下轻柔的一吻。高杉受惊的一缩却没能把脚收回来,银时的手指扣住足踝,舔吻着那突出的踝骨,反复嘬吸那一小片肌肤。

“银……银八……”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明明被把玩的只不过是一只脚,但高杉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发烫了。

那细微的呼唤犹如惊雷炸响耳边,银八最后在脚缘小小的啃了一口,留下一圈牙印。他一松手,高杉就立刻缩成了一团,连着那细密的牙印也隐入了衣摆之下。

 深呼吸、深呼吸,冷静下来,坂田银八,拿出你的自控力来!

“安心啦,我不会做什么的。”暗自压抑的声音透着沙哑,银八把棒棒糖重新塞回嘴里,草莓的甜腻缓解了那种不知名的饥渴,“医生说过你需要休养,我……”

“那你喜欢吗?”缩在沙发一端的紫发青年偏了偏头,碧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银发男人,“你……想对我做、这样那样的事吗?”

“怎么可能不想!”脱口而出的回答,然后大概是意识到反应太过激烈,又立刻压低了音量,“高杉君,和恋人共处一室还毫无反应的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身体有病,阿银我可是一个身体健康的成年男性啊”

银发男人一双朱红的瞳在灯光下清晰地呈现出温柔,他离开沙发,俯下身,将被高杉丢弃到一边的足袜拾回来,然后托起高杉的脚,耐心仔细地一一为他套上。

“那就不要忍啊。”

“诶?”

“我是说,既然想要,那就不要忍着。”独自坐在沙发上的紫发青年注视着眼前忙来忙去的男人,心中一片温软。

“我才不要,难道银桑我在你心中就是那种在心上人身体不适的时候还要一逞兽欲的渣男吗?”

将没喝完的酒瓶塞回壁柜,替换下的绷带扔进垃圾桶,被乱七八糟翻出来玩的东西都一一归位,坂田银八站在床前,开始收拾被高杉刚刚弄乱的被褥。

“哼,没用。我可是特地把小猫咪们都赶出去的。”

“没用就没用,随你怎么说。”银八抖开薄毯,重新折好放在一旁,“所以,他们俩是真的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啧啧,你居然舍得放手,银八我都要替银时那小子感动了。”抚平床单上的褶皱,银八甩甩手,回身看向高杉的方向,“嗯,差不多可以睡了……”

“要是真的那么感动不如把你自己赔给我?”单手支着下巴,“要知道你家的小白猫可是毫不犹豫的拐跑了我家的小黑猫哦。”

一反刚才害羞的样子,高杉理了理身上的红衣,轻巧的跳下沙发,几步转到银八面前,“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再怎么养也就这样了,这不是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事情。”

“小猫咪们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好了,现在你只需要看着我就好了。”

“来做吧,银八。”

紫发红衣的青年挑起兴味的笑,一步步向被自己的转变弄的手足无措的银发男人走去。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剪定事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