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我家本丸二三事(一)

#男审神者注意#

#galgame中毒的审神者×他一后宫的刀剑男人们#

#暧昧向无CP#


No.1:

        “2015.4.24起,正式成为了一名审神者,虽然不知道具体该干些什么,对这日本这个国家也并不是特别了解,不过既然已经别无选择的搬进了本丸,那自然是要做到最好的。”

                                                                                         ——栖夜华      入住本丸第一夜


 

No.2:

        好痛。

        头仿佛要裂开一般的痛。

        我捂着头撑起身来,举目望去,是完全陌生的装潢,完全日式的建筑风格。翠绿的地毯,木制的拉门,然后是飘有荷叶的清澈水塘,这是和失去意识前所见完全不同的景象。简直是从乌烟瘴气的大都市,直接切换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诶呀诶呀,难道是洽谈失败后,将昏迷的在下带到这里……打算软禁起来?这可不好笑啊。”明明是应该紧张的时刻,却竭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不急不躁,如果忽略自己忍不住蹙紧的眉间,大概的确算得上是从容的表现了。

          然后,大概是为了反驳我的论断,有另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并不是这样的,你之前所提的要求全都会被满足,在契约正式成立后,这里就是你作为审神者的居住之地了。”随着声音的出现,四周的氛围仿佛瞬间从平淡秀美拉入了暧昧的怪诞,不过这也难怪,因为此刻一跃而出正对着我的是一只口吐人言的白狐,这简直就是志怪绘本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这里是你的本丸,是你今后的生活的地方,这里由你主宰,但你不可离开。”全身绘有赤妆线的白狐如此说道。

         气氛有瞬间的冷凝,不过随即被自己病态的大笑声打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会说话的狐狸!我原以为这什么审神者的只是一场玩笑或者诈骗,没想到……没想到是真的,作为审神者操控付丧神与历史修正者战斗,噗嗤……那么这里就相当于我的大本营喽?那你呢?你又是谁,观赏这场性命之争的神~明~大~人?”

        “我不是。我只是你的引导者。”

        “哦……NPC啊。”我回身细细打量这件屋子,不得不承认它真的很美,不是21世纪工业严重污染下还能保留的美,是了,从醒过来开始他就隐隐有感觉了,这里已经不是我本来的人间所在,是仙境福泽,是妖魅异域,又或者是时空的裂缝夹隙,这些都不重要了,若这狐狸所说是真的那么来这里之前提出的要求就已经足够了。

——钱,我要足够一生衣食无忧的钱,如果我还能出来的话。

——既然是要为你们大和奋斗,我干的又是相当于拯救世界一般的活,那么待我回来我希望能得到足够的尊重与地位。放心,我不会主动干些什么,那种时候我才是真正期待和平生活的人吧,但是我不喜欢有人再来打扰我了。

——钱、权都有了的话,也就没什么了,人生最重要的通关金手指不过如此。

——别告诉我的父母真相,我是说如果……我没能回来的话,就说我地震死亡了吧,反正你们隔三差五的都要震一震。别告诉他们真相。

        事情到了这一步,自然已经不可能有退路了,既然如此倒不如爽快的接受。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么一场以性命为注的豪赌——绝赞!

 

   No.3:

        “那么,来选一把初始刀。你们天朝人不是总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么,要好好把握机会啊,这就是你最初的伙伴了。”绘有赤妆线的白狐跳到一旁的五把乌鞘刀旁,示意我从中选择一把,“选择之后我会教导你最基本的一些日常,而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的你能倚靠的只有他。”

        “他”而不是“它”么。我伸手虚虚的从五把刀上抚过,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密切注意白狐的神色,试图,从中窥见些什么,但白狐的从头到尾保持一个表情不曾改变。

        对所有的刀一视同仁么。我遗憾的撇撇嘴,直接握住在阳光下反射出红色光晕的打刀,“就他了吧。”

        “你确定选他了?一旦认定就不能更改了哦。”

        “我确定我确定,虽然它们在我眼里目前都差不多,但是这种黑红配色的外表,不是也挺可爱的嘛。”

        我话音刚落,就感觉手中一空,刚刚还握在手中的刀消失不见,在妖娆的白雾散去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黑色外套、系有暗紫色围巾的美少年。

        “我是加州清光。被人称为河原之子,虽然不易操纵不过性能一流,正在寻找能够经常使用我并且会爱惜我、装扮我的主人。”黑色的发丝被白色的发带绑好束在右颈边,鲜红的双眸打量般地注视着面前的审神者,那笑容并没有什么不对是很正常的弧度,但或许是未深入眼底而显得有些似笑非笑。

        看来是相当在意别人看法的敏感家伙呢,那么对于这样的一个开场要不要安抚一下他,以便日后的通力合作?

        我的视线微妙的扫过加州清光的红指甲和高跟鞋,然后目不斜视的越过他身边走向已经跑开一段距离的白狐处,“然后呢,接下来要做什么?”

        “唔,接下来嘛,去出阵吧,让你感受下战场的杀气。”

        “什——?!”加州清光不可置信的望着完全忽略了他的审神者,不甘心的追了上去。

 

No.4:

        加州清光出阵了,什么装备都没有,也没有队友,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了本丸的大门,阳光打他身上拉扯出长长的倒影。

        “你这样好吗,这孩子可是相当缺爱的,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就这么放着不管,任由他送死?”连狐之助都看不过去了,加州清光的背影简直萧瑟可怜极了。

        “当然不会放着不管,而且你既然这么急急地把人送出去肯定不会轻易让他死,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挫折教训一下吧,既然如此我同样给加州一个挫折教育又如何呢。怎么看都不像会赢的样子呢,”我嘴里说着不在意眼神却有意无意注意着本丸的大门,“等小可爱变成小可怜回来了,我再去安慰他好了。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去争取,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呢?我其实是相当喜欢那把刀的,那种清冽的刀光很美,但是感情这种事啊一定不能我先说出口才行。”

        “真是可怕的主人呢,不过很多时候看的清别人往往看不清自己。”

        “等他回来了要做什么?你先把之后要做的说给我听。”

        “刀受了伤要去手入,也就是治伤的意思,之后可以去刀匠那里锻刀,打造刀装……”

 

No.5:

        然后,加州清光果然一身伤的回来了,破损的衣物里可以看见渗血的伤口,惨不忍睹之情让早有准备的我也不禁呆了一瞬。

        “主——”

        没有理会加州清光想说什么,反正也就是道歉谢罪一类的了,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就把他整个刀拖进了手入室,啪的关上了门。

        “主人?等等!我自己也可以手入……衣服……”

        被留在主室内的狐之助无奈的摇了摇头。

 

No.6:

        “嘶……”

        “很痛?”我一手拿着手入锤,一手按住加州清光不让他乱动,“你刚刚在门外想说什么?现在说也是一样的。”

        没有反应,加州清光什么都没说,气氛僵持了很久,一声叹息才从他嘴边溢出:“主人会帮我修理,说明我还是被爱着的吧……啊!”

        等了许久就等到这么一句话,明明是满足的措辞却偏偏被用委屈的音色说出,一下子没控制好手劲手入锤重重压在了伤口上。

        “加州清光,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明明一开始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没听完对方的反驳,我换了处伤口继续开口,“没有么?我可不知道呢,你讨厌我还是喜欢我,对我有什么看法,直接说出来就好,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一开始渴望又犹疑的盯着他的眼神,那刻意打扮过的姿容,被自己忽视后不甘的神情,以及明明被不公正对待却依然遵从主命的行为。

        “直接说,你不说,我看不到。”

        然后,就看到了加州清光仿佛被噎住了一般的羞耻神情,做得出却说不出么,明明看起来不是那么拘谨的家伙啊。算了,看来虽然之前下来猛药,但是想在一天之内打出重要CG是不太可能了。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手入室,但是刚把手搭在门上时,身后终于传来了自己想听的东西。

        “我……我如果好好打扮过了的话,就能得到主人的宠爱了吧。如果能赢得胜利、如果更加能干,主人肯定就会更加的重视我。……但是果然不行呢,即使作为初始刀,主人的身边也没有其他刀的存在,我还是……”

        连头都不用回,加州清光的声音虽然有些闷闷的,委屈的简直像要哭了一样,但是却明确的传达了自身的渴望。听着这样的倾诉,居然反而无比满足,有像我这样的主人还真是糟糕呢。

        “出阵输了,自己变的一身破破烂烂的回来,还被主人看到了,这下一定不会被喜爱了吧……真是的,我又搞砸了,真是难看极了——”

        “不,我倒是觉得这样很好,我很喜欢。”终于还是忍不住反身走了回去,我和加州清光,这样的属性说不定反而相当的契合呢,而且也看到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加州清光,也就可以适可而止了。“当然不是指喜欢你受伤的样子,只是你这么简单直白撒娇的样子倒是不坏呢。”

        “主人?”

        “嗯~虽然有点羞耻play,不过再来一声。”

        “……主人。”

        “继续。”

        “……”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剪定事象 | Powered by LOFTER